當前位置:資料網 >> 公眾號文章 >> 正文

【獨家】中國為何用百萬傳單炸日本?

更新時間:2019-09-18   網易新聞客戶端



網易新媒體出品

文|周芮 編輯|史毋意 監制|張鷺






1942年4月中旬,美國飛行員詹姆斯·杜立特駕駛B52轟炸機,從航空母艦“大黃蜂號”上起飛,轟炸了日本本土,被奉為空襲日本本土第一人。


其實,在此之前四年,中國空軍就已經派飛機“空襲”過日本本土。不過,中國空軍投下的不是炸彈,而是百萬份傳單,史稱“人道正義遠征”。


彼時,中日交戰正酣,日軍飛機在中國各地對平民進行無差別轟炸。中國軍機好不容易飛到日本,為什么不扔炸彈,偏偏要扔傳單呢?


其實,中國并非未曾制定過直接轟炸日本的計劃。但是,中國空軍實力有限,守衛本國領空尚且吃力,因此無法對日本國內軍事目標實行有效轟炸。盡管如此,蔣介石仍主張,應以投撒傳單的方式,向日本軍民宣示中國全民抗戰的決心和偉力。從最終結果來看,此次人道遠征,可謂十分成功。


美國《華盛頓郵報》在談到此次“人道遠征”行動時,稱:“中國空軍報復日機之轟炸為散布傳單,與日本之文明相較,實令日本置身無地。”


英國《新聞記事報》也評價道:“中國空軍日前飛往日本散發傳單,喚醒日本人民推翻軍閥,此事意義重大,亦饒有趣味。”經過此次“紙彈”空襲日本后,日本政府可謂顏面掃地。


甚至,連日本親歷者中谷正子也認為:“中國人專門派了飛機來,僅僅是撒一些傳單,其實他們是很和平的人。”


日本頻繁空襲,中國士氣低落


早在1923年,國際空戰規則便明確限定,禁止進行對平民造成恐怖、以非戰斗員為目標的轟炸。事實上,曾經承諾要遵守這一規則的日本,卻開創了在戰爭中對平民進行無差別轟炸的先例。


1937年11月,日本陸軍航空本部通過了《航空部隊使用法》,其中第103條規定:“戰略攻擊的實施,屬于破壞要地內包括政治、經濟、產業等中樞機關,并且重要的是直接空襲市民,給國民造成極大恐怖,挫敗其意志。”這是人類戰爭史上第一次明文規定可以在戰爭中直接以平民和居民街道為目標實施空襲,突破了戰爭倫理的底線。


以云南為例。據原云南省防空司令部統計資料顯示,從1938年到1944年12月26日,日機先后空襲云南共計281天,508批次,出動飛機3599架次。其襲擾活動范圍幾乎遍及云南全省,20多個市縣的主要城鎮遭空襲;投彈7588枚,無辜群眾傷亡7592人,炸毀房舍29904間。


1938年初,中國北平、天津、濟南已被日軍相繼攻占,徐州也岌岌可危。憑借其空中優勢,日軍對中國的城鎮鄉村狂轟濫炸,甚至專門以學校、醫院為目標。徐州、武漢、廣州等大城市也未能幸免于難,很多無辜百姓罹難,舉國震憤。百姓紛紛呼吁中國政府以血還血,出動空軍轟炸日本國土,讓日本人也嘗嘗被炸滋味。



日本人深信,中國空軍不可能飛進日本領空。當時,日本人聲稱,“三島神州”是不可襲擊的安樂窩。這種自信并非沒有緣由。在當時,中日雙方空軍力量對比相當懸殊。


據文史學者葉介甫研究,抗戰初期,日本海軍航空隊、陸軍航空隊(以下簡稱空軍),用于中國戰場的各式飛機,共有約800多架。當時,日本能自己生產包括驅逐、殲擊、轟炸、偵察、空運在內的各式飛機,并擁有供應空軍技術裝備、軍需物資的工業基礎。


日本的空勤軍官和軍士,都受過嚴格的養成教育及專業訓練,空中指揮能力和戰斗力較強。日軍所采用的通訊、導航、空中照相等技術裝備手段,也比較先進。


反觀中國空軍,自1936年7月18日,廣東地方空軍80余架飛機由南京改編后,南京國民政府才基本上統一全國空軍力量。在抗戰之初,中國空軍能在戰時承擔轟炸、偵察、戰斗任務的作戰飛機,不過300架左右。


那時,中國能夠在戰時執行轟炸、戰斗兼轟炸等作戰任務的飛行員,大概只有620人。其中,能駕駛殲擊機在空中格斗的飛行員,連一半都不到。總之,日本空軍對中國空軍,無論在數量上和質量上,都占有很大優勢。


抗戰前期,在短時間內,中國國土大面積淪陷。不少人認為,抗戰勝利希望渺茫,不如放棄抵抗,向日本投降。為振奮全國軍民抗日士氣,蔣介石等人決定,應派飛機遠征日本,向日本軍民作示威宣傳。


1938年5月8日,蔣在日記中寫道:“空軍飛倭示威之宣傳,須早實施,使倭人民知所警惕。蓋倭人夜郎自大,自以為三島神州,斷不被人侵入,此等迷夢,吾必促之覺醒也。”


中國紙彈如期“轟炸”日本


其實,早在全面抗戰爆發前,中國空軍就已在醞釀對日本的轟炸計劃。1936年底,在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參謀本部制定的年度《國防作戰計劃》中,即曾設想:空軍“準備全部轟炸機襲擊敵之佐世保、橫須賀及其空軍根據地,并破壞東京、大阪等城市。”當時,蔣介石希望通過空襲日本本土,奪取制空權,保障地面戰線免受日本空軍優勢力量干擾。


1937年,經淞滬會戰、南京保衛戰等多次戰役后,實力本就不及日本的中國空軍,又遭嚴重損失。因此,不宜再做冒險行動。當時,中國只有兩架適合完遠征任務的“馬丁139WC”型飛機。這兩架飛機最多只能裝載3600公斤炸彈。如果要轟炸日本本土,這點炸彈實在作用有限。



蔣介石經再三審度,提出了一項“有趣”的主張:派空軍遠征日本,但是不投炸彈而投放“紙彈”,亦即發放傳單。蔣認為,此舉既可以打破日本人認為本土不可被襲擊的自大狂妄心理;又可宣示中國全民抗戰的決心和偉力;還能體現中華民族人道主義,又不濫殺無辜的寬厚。


但是,當時中國空軍力量相對落后,飛機沒有遠程通信和導航設備;飛行員也沒有跨海作戰經驗,不會“盲目”飛行。所以,執行此次空襲日本任務的人選,一直遲遲未定。


當時,馬丁139WC型轟炸機及相關資料都掌握在外籍人員手中。因此,蔣介石的外籍顧問端納向蔣建議,可以選派美籍飛行員李爾德上尉完成此次任務。李爾德以“白人的命更加珍貴”為由,獅子大開口,要求10萬美元的巨款作為酬勞。


聽說此事后,中國空軍上尉徐煥升主動請纓,申請組建遠征轟炸隊并完成此次“轟炸”任務。徐煥升是當時中國空軍的資深飛行員,他從中央航校畢業,曾擔任過蔣介石的專機駕駛員。


在徐煥升看來,這次提升中國士氣的艱巨任務,中國人自己也可以完成。最后,在宋美齡推薦下,蔣介石同意派徐煥升等人出戰。



為從外籍飛行員手中順利取得“馬丁139WC”戰機,1938年3月,徐煥升利用日機來襲的虛假情報,將14中隊調往成都。飛機降落后,徐煥升在地面部隊配合下,很快將馬丁機控制起來。次日,當外籍飛行員返回機場時,徐煥升向他們出示相關證明文件,并說明:此次空襲日本的任務,將由中國人完成。


這些原本以為能拿到10萬美元酬勞的外籍飛行員們,聽到這個消息后,直接與徐煥升等人發生沖突。其中一名飛行員,甚至開槍射擊徐煥升。最后航委會以“作戰不利,軍紀渙散”為由,解散了這支雇傭兵。



徐煥升正式接管第14中隊后,航委會從第8大隊、第19中隊和中央航空學校調來多名優秀飛行員,參與完成此次任務。最終確定徐由煥升、佟彥博、蘇光華、劉榮光、蔣紹愚、雷天眷、吳積沖、陳光斗八人組成特別轟炸中隊。


其中,徐煥升擔任正駕駛員,駕駛編號為1403的長機,佟彥博駕駛編號為1404的僚機。最終確定于1938年5月中旬挑選一個天氣狀況好的月夜執行任務。



由于遠征任務要求在夜間飛行,8人隨后集結在成都鳳凰山機場,展開為期兩個月的“盲目飛行”訓練。“盲目飛行”是指在沒辦法看清外部環境的情況下,依靠飛行經驗、儀表盤來飛行。在此之前,這八個人完全沒有任何“盲目飛行”經驗,中國飛行員也從沒執行過如此遠程的飛行任務。


1938年5月16日,當時日本陸軍主力正進攻徐州。為掩護空襲日本的任務,蔣介石發出了要求空軍支援徐州的假電報,并著重加強了空軍在隴海線東段一帶的力量。日本空軍收到消息后,果真加強了華北地區的空中防御力量,因此也就暫時放松了對中國東南沿海的空中控制。


出發之前,幾位飛行員甚至已經做好犧牲準備,寫下遺囑。5月19日23時,兩架馬丁機起飛向東飛行。由于云層很厚,飛行員無法看清地面,全靠地面電臺導航,飛離大陸后,僅靠著儀表進行盲目飛行。當機隊飛到東海上空時,就受到來自海上日軍的襲擊。日艦聽到飛機轟鳴聲,以為空軍來偷襲,立刻還擊。所幸兩架飛機并未被擊中,并沿著既定航線繼續前行。


20日凌晨一點,基地收到他們發回的電報:“云太高,不見月光,完全用盲目飛行。”兩個多月的艱苦訓練沒有白費,三個多小時的夜航比較順利。



20日凌晨2時25分左右,兩架飛機到達日本長崎上空。在確認已經飛到長崎市后,兩架飛機開始降低高度。幾名飛行員將艙內傳單搬出,在高度降至3500米時,從艙板下的方形射擊孔向外投撒傳單。當時的飛機并沒有自動投彈裝置設備,一扎一扎傳單,全都靠手扔。


傳單像白色大雪一樣紛紛揚揚地飄灑在日本上空。凌晨3時45分,兩架飛機到達福岡上空,在投撒傳單的同時,還投下了照明彈。4時32分,兩架飛機飛越九州上空后,第三次扔下傳單。在日本長崎、福岡、久留米、佐賀等多個城市,中國飛行員們共投下了100多萬張傳單。



完成任務后,這兩架飛機掉頭原路返航。返航途中,日軍曾派出飛機攔截,但借助地面通信,他們成功躲開了日機。僚機佟彥博于20日8點48分時在江西的玉山機場降落,長機徐煥升于9時24分在南昌降落。在機場加油后,兩架飛機重新起飛,最終于11時13分在武漢上空會合,并安全降落。至此,遠征“空襲”日本的任務勝利完成。


百萬張傳單上印了什么?


當時,編印傳單的任務,被交由時任軍事委員會政治部副部長的周恩來來完成。周恩來將此事交給由他分管的政治部第三廳廳長郭沫若具體負責。此外,參與此事的還有日本反戰作家鹿地亙和日本反戰同盟。


這些傳單有數十種,其中包括《告日本國民書》《告日本全體勞動者書》《告日本工人書》《告日本士兵書》《告日本農民大眾書》《告日本工商者書》,等等。傳單定稿后,由鹿地亙將其翻譯成日文。


這一百萬份傳單上的內容,或是勸諭,或是告誡,或是嚴厲警告,全都非常明白易懂。例如,在表示警告的傳單上會寫明:爾國侵略中國,罪惡深重。爾再不馴,則百萬傳單變為萬噸炸彈,爾其戒之!



在表示勸諭的傳單上會寫明:“日本國民諸君:老早從昭和六年,責國軍閥就這樣對人民宣傳:‘滿洲是日本的生命線,只要滿洲到手,就民富國強。可是,占領滿洲,今已7年,在這7年之間,除了軍部的巨頭做了大官,成了暴發戶以外,日本人民得到些什么呢?只有沉重的捐稅,昂貴的物價,貧困與饑餓,疾病和死亡罷了。’”


這些傳單飄落到日本各地,日本安保部門立刻在轄區內搜索,并將傳單交由造紙廠化驗。在證實這些傳單來自中國后,日本人才驚醒:中國飛機確實曾飛到日本本土上空。


隨后,日本防空部門立刻對福岡等地實行燈火管制,全城一片漆黑。當時,機上報務員向國內發報:“空中沒有阻攔,地面發出警報,燈火管制了,我機安全飛離。”當天,得知此事的日本天皇震怒不已。6天之后,近衛內閣被迫集體辭職。


“其實他們是很和平的人”


八名中國飛行員成功返航后,群眾、政府要員、各國記者蜂擁而至,為他們舉行了盛大的歡迎儀式,以迎接其平安歸來。5月22日,周恩來、王明等人代表中共中央和八路軍辦事處,慰問凱旋的勇士,還送上錦旗。錦旗上書“德威并重,智勇雙全”八個大字。



當時,《新華日報》《大公報》《申報》等各大報紙,都報道了這條新聞。美國《華盛頓郵報》、蘇聯《莫斯科新聞》等外國媒體,也紛紛發表文章,稱贊中國空軍飛臨日本散發傳單的壯舉。


美國《華盛頓郵報》在談到此次“人道遠征”行動時,稱:“中國空軍報復日機之轟炸為散布傳單,與日本之文明相較,實令日本置身無地。”英國《新聞記事報》社論評價道:“中國空軍日前飛往日本散發傳單,喚醒日本人民推翻軍閥,此事意義重大,亦饒有趣味。”總而言之,經過此次“紙彈”空襲日本后,日本政府可謂顏面掃地。


一直對此事緘默回避的日方,后來也通過《朝日新聞》公布消息:20日4時許,熊本、宮崎上空出現一架不明國籍的飛機,散發反戰傳單,這架怪機的來歷雖然不明,但從傳單的內容看,可能是中國飛機。



隨后,日本派出大量軍警,在城鎮鄉村到處收集傳單,收到之后立時銷毀;同時,挨家挨戶追查,命令百姓將撿到的傳單交出,并嚴禁百姓傳播傳單的內容,違者以對天皇不忠論處。


事實上,人道遠征的日本親歷者中谷正子曾經回憶道:“敵機遠去了,周圍的大人亂作一團,但是我們一些小朋友在一起談這件事的時候,卻覺得中國人專門派了飛機來,僅僅是撒一些傳單,其實他們是很和平的人。”


這次“人道遠征”,喚起了更多愛好和平的世界人民對中國的關注,他們紛紛向中國提供各種物資、派出醫療隊、航空隊支援中國抗戰。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文章發布于:2015-09-01)

熱門推薦

孩子,有人打你,你就打他!

點擊上面  免費訂閱! 當孩子跟你說,別人打了他時,你會怎么教他?教他告訴老師?還是教他委曲求全?這位父親告訴我們:打回去,被欺負要有反擊。也許,你看完這篇文章后也會認同這個觀點。因為,也許大人對孩子最好的保護,就是教會孩子自我保護。有人打我,我怎么...

張嘉譯的這些故事,你該知道︱三十立鋪

【編者按】近些年當紅明星吸毒、嫖妓、打人屢見不鮮。很多人成名太容易了,失去了珍惜成名的本能,誤入歧途。反而是經歷過一些挫折,慢慢在演藝界奠定地位的明星能夠享受得了成名的福報。張國立夫婦曾經無米下鍋,四處求人;陳道明曾經因為愛人被央視炒了而郁郁多年;張...

【獨家】王芳:把公益變成一種習慣

網易新媒體出品王芳:國內一線情感節目主持,第一種人生是職業主持人,但她從不認為自己僅僅是一名主持人,她還有個身份,那就是媒體公益人。主持《大王小王》是她的專業領域,更讓她堅持了自己的定位,投身到公益事業中。公益不僅在臺前,更應該在幕后,公益并不是捐贈...

這些你常做的小事對身體有害,必須改掉!

點擊上面  免費訂閱!來源:人民日報微博,綜合人民網、生命時報等整理媒體報道,南京18歲小伙兒因經常蹺著“二郎腿”玩網游,結果被確診為腓總神經麻痹,“瘸了”右腿。事實上,經常挖耳屎、挖鼻孔、頭發沒干就睡覺、用手揉眼睛……這些生活中再自然不過的小習慣,卻...

浮世大亨劉鑾雄,最敗家、最有故事的香港人

話題人物獅子山下,維港之濱,在堆金迭玉的香港,劉鑾雄長年站在奢華與八卦的頂峰。這位身家109億美元(約合700億人民幣)的富豪,被稱為“香港最有故事的人”。30年間,他一邊“掙大錢”,給財經界制造熱聞;一邊“花大錢”,為娛樂圈貢獻力量。南北相望的尖沙咀和銅鑼...

最佳射手在线客服